精彩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33.欺詐者也是個亞撒西的大惡魔呢展示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瞧瞧那个狡猾的混蛋吧!
她居然给了我一份卡拉波神殿的地图,试图让我从正面穿越那个被卡扎克统帅军团精锐坐镇的恶魔要塞。
这是打算把我当成一头为爱痴狂的野兽,诱使我踏入一个可怕的陷阱。
我敢肯定它们在卡拉波神殿里安排了人,只要我踏进那里,它们就能让卡扎克注意到我,然后把我摁死在那里。
嘁…
和这些家伙打交道真是累。
它们一句话都要转好几个弯,烦死了。“
布莱克还停留在地狱火半岛的海岸,坐在那风化的石头上叼着烟斗吐槽,但萨拉塔斯已经不理他了。
臭海盗对另一个女人的感情伤害到了黑暗小女友的情绪,这可不是哄哄抱抱贴贴就能解决的问题。
所以现在倾听他抱怨的,是布莱克的心魔双子。
说真的,艾瑞达双子现在那一付日了狗的表情代表着她们完全不想听布莱克的抱怨,但实在没办法,
臭海盗心情不好,把她们强行释放出来。
她们以灵体的姿态待在海盗身旁,不听都不行。
“那你还不赶紧行动?“
高阶术士奥蕾塞丝实在忍不住了,她催促道:
“不是说那个女人夺走了你生命的一部分吗?一听就是个大坏蛋,和你绝配,这样的美人可不千万能错过了。
赶紧启程去救她吧。
你在这里抱怨也只是浪费我们双方的时间啊。“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布莱克翻了个白眼,说:
“明知道这是个陷阱,那么踏进去之前就得做好准备吧?我要是这么憋屈的死在恐惧魔王的阴谋里,
传回艾泽拉斯还不被那群混蛋给笑话死?”
“那你现在在这里抱怨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暗影魔女萨洛拉丝女王小声说:
“去做准备啊。
我们两个也该回去你的心灵中准备力量嘛,到时候也可以帮你战斗说起来,你喜欢的女人还真是大胆,居然敢一个人跑去窥探欺诈者与先知的禁忌过往。
群星中但凡这么做过的人全死了。
不管是谁。”
“谁告诉你们我只是在这里抱怨?“
布莱克哼了一声,掏出侏儒怀表看了看时间,他说:
“我是在摇人啊,懂不懂?他们应该就快回来了。我要去砍一群恶魔,不带上恶魔猎手们一起玩,他们绝对会很生气的。
而且金泰莎的话里透露出了一个消息,在卡拉波神殿有能直接联系到阿古斯的军团通讯器,恶魔猎手们一定会喜欢这个消息的。
为此,他们肯定很愿意和我一起奔赴地狱。
唔,我感觉到了德拉诺海盗们的舰队在靠近,这个该死的世界!元素之力太弱了,我连感知大海的潮汐都是如此的困难。
来吧,趁着还有点时间,我们聊一聊基尔加丹和维伦的禁忌过去
“不!“
艾瑞达双子同时拒绝道:
“我们还没活够呢,我们可不想讨论这个,被欺诈者知道我们就死定了。“
“喊,瞧瞧你们那胆小鬼的样子,真是让我鄙夷,就你们这样的胆量还敢自称燃烧军团的天才?”
布莱克撇嘴说:
“有什么不敢说的嘛?不就是基尔加丹狂热的眷恋着维伦,但维伦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冷酷的抛弃了他嘛。
我对这两个阿古斯领袖的过去比你们更熟悉,不过我很好奇的是”
海盗左右看了看,咳嗽了两声,压低声音说:
“他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咳咳,
你们懂的,就是那种比贴贴更亲密的行为,维伦是有老婆孩子的,他应该是个钢铁直男。
但基尔加丹就不一定了。
来嘛,说一说嘛。
作为基尔加丹副官的你们应该很清楚这个答案吧?”
“下流的海盗!“
奥蕾塞丝呵斥道:
“你怎么能想这么肮脏的东西!欺诈者和先知之间是纯洁的精神伴侣!他们有着比兄弟之情更深厚的感情联结,他们绝对没有逾越过那禁忌的底线“
“正是因为这感情如此的炽烈深厚,才凸显出维伦的背叛是如此的可恨可憎!”
萨洛拉丝女王也很生气的反驳到:
“在维伦抛弃欺诈者独自面对黑暗前,基尔加丹大人心中还有犹豫,然而在他绝情的离开之后,欺诈者便因兄弟的抛弃与背叛,彻底坠入了黑暗的深渊。
可以说,是维伦一手塑造出了现在这位横行诸界,毁灭群星的恶魔之王!”
“是吗?这可太刺激了。”
布莱克怀里抱着猫头鹰战盔,手指在战盔上镶嵌的心能宝石上不断的轻点。
只有他能看到的心灵光环在闪耀着,将无形的蛊惑散布于自己的两个小蠢货心魔的心灵中。
但并不带恶意。
他纯粹只是想要尽情八卦一下。
“来嘛来嘛,再说多一点。”
布莱克催促到:
“你们两个基尔加丹亲近的学生呢,你们肯定知道更多劲爆的内幕消息,说吧,我在听呢,反正在这里无聊也是无聊。”
“我们不能再多说了。”
双子摇着头拒绝。
但耐不住海盗不断加强的心灵干扰,她们也觉得这些禁忌的秘密埋在心中太过可惜,便在不断的诱导下,又说出了更多不该说的话。
“阿克蒙德只是个出卖导师上位的杂碎!他根本没有资格领导艾瑞达人,在阿古斯世界里的三人执政团中,污染者的权势是最小的。
真正的世界统治者就是维伦和基尔加丹大人。
而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非常复杂,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进入阿古斯的舰队服役,一起保护人民,
一起探索星系。
维伦睿智而富有远见,基尔加丹理性又心智坚韧。
他们被推举为执政官带领我们的文明勃发向前,那是阿古斯最美好的万年时光,但据说在维伦和他的妻子结婚的那一夜,基尔加丹大人痛不欲生的想要自我了断。
还是维伦将自己的新婚妻子抛在一边,跑去救下了自己的兄弟。
烈焰魔女最先开口。
一开口就是让布莱克瞪圆眼睛的八卦,她摇晃着自己的尾巴,小声说:
“但这些事情就算在当年开放文明的阿古斯也是不能公开讨论的,那是禁忌。”
“邪能的灌注强化了基尔加丹大人心中的复杂情绪,让他变的更执拗更顽固。“
暗影魔女也随后开口,同样是晃着尾巴如分享秘密一样,小声说:
“军团中的艾瑞达领主们都知道,相比污染者那蠢货一心一意的追求毁灭,欺诈者服务于萨格拉斯大人的缘由可能更纯粹一些。
他并不在意多少世界被毁灭,他也不在意军团的胜负。
在他亲手将自己热爱的兄弟抓回阿古斯,亲手完成对维伦的邪能灌注之前,他没办法全心全意的投入到燃烧的远征中。
比起亲手为群星带来毁灭,欺诈者更希望能找回自己的兄弟,就和过去无数年一样,让他陪伴于自己的身边。
这也是为什么欺诈者一定要攻占德拉诺的最主要的原因,他其实完全可以现在就挥师进攻艾泽拉斯,
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他要先亲手完成自己和兄弟那扭曲宿命的终结…
唉,欺诈者其实也是个很痴情很温柔的人呢。
只是他的温柔显得太过惊悚。
维伦自己也知道他辜负了他的兄弟,他选择了该死的圣光而放弃了他与基尔加丹大人的炙热友情,他羞愧于自己的过去,又能感觉到欺诈者的无尽怒火。
他知道欺诈者在抓到他之前不会放手,所以他才会留在德拉诺,等待属于他的命运判决。
呵呵,尽管维伦可能下定了必死的决心,但如果他知道欺诈者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惊喜”,他一定会恐惧到祈求软弱的圣光带走他.天呐,我都说了些什么?
见鬼!“
这一瞬的萨洛拉丝女王突然惊醒。
她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可怕的话,又猛地回头看向布莱克,还没等她说话,就看到臭海盗施施然拿出了一块可以记录声音的符文石。
布莱克在上面轻轻一点,刚才萨洛拉丝和奥蕾塞丝说的话都被原原本本的释放出来,听的两个小心魔又愤怒又恐惧的抱在一起。
连小尾巴都低垂下来。
“你们猜,我如果把这块石头交给欺诈者,你们两个小可爱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布莱克发出怪异的笑声,他上下抛动手里的魔法石,对绝望的双子说:
“你们自己也说了,这是欺诈者心中最大的禁忌吧?之前敢讨论它的人都被欺诈者物理终结’了。”
他摆出一副大恶人的姿态,叉着腰哈哈大笑着说:
“两位小姐也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吧?”
“你…
奥蕾塞丝抖着手,指着布莱克大骂道:
“你居然对自己的心魔使用引诱魔法,你这人这么坏!你太下流了!”
“喂,你们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布莱克哼了一声,说:
“现在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你们最好老实一点,别在暗地里搞一些小动作,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尤其是在你们亲手断了自己的后路之后,现在,你们该叫我什么?”
在臭海盗的压迫下,艾瑞达双子绝望的对视了一眼,烈焰魔女和暗影魔女当然不服气,但没办法,她们说出的那些秘辛足够她们死好几次了。
而正是因为她们对欺诈者的了解够深,她们才知道,一旦布莱克手里的魔法石被送入军团,她们两立刻就会被欺诈者视为必须除掉的隐患。
她们对布莱克说的那些东西,是很多艾瑞达领主都不知道的.…
这可是对欺诈者真正的背叛!
双子对视了一眼,在沉默了几秒之后,她们俯下身,恭恭敬敬的对布莱克异口同声的说:
“主人…”
“哈哈哈,这才乖嘛。”
海盗伸出双手,任由自己的心魔回到自己的心灵中。
他的心情好了很多,又回过头看着眼前被邪能点缀充斥的海面。
在视线尽头,麦姆统帅的舰队已经出现在了充满腐蚀的海面之上,而在那艘船的船头,还能看到穿着黑色蝙蝠战衣的雷克萨和明那群莫克纳萨猎手们。
十几分钟后,船只靠岸。
布莱克和麦姆打了个招呼,让他分出几船回去阿什兰休整,顺便带着兽人五小去地狱火堡垒准备会议事宜。
在安排完之后,海盗也没有浪费时间,回头对雷克萨和受难者说:
“挑选一些没受伤的精锐,和我去一趟影月谷,事发突然,我们必须速战速决。”
“嗯?”
受难者皱着眉头说:
“不是说要先完成会谈,才转移战场吗?为什么临时改变计划?“
“因为我得到了确信的消息。“
布莱克吐了口烟圈,说:
“卡拉波神殿里有可以联系到阿古斯的通讯装置,而且坐镇卡拉波神殿的玛瑟里顿已经被我巧使妙计干掉了,那里现在只剩下一头末日霸主卡扎克。
虽然那家伙也很难对付。
但就绝对实力而言,现在是卡拉波神殿防守最空虚的时候,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终于可以联系到伊利丹大人了吗?”
总是冷漠示人的受难者这一瞬眉开眼笑,但他很快收敛了表情,对布莱克点了点头,也不废话,转身就去集结自己的战士。
恶魔猎手们自从进入德拉诺后一直在战斗。
他们很疲惫也急需休息,但在听到和伊利丹大人有关的行动后,所有猎手们都踊跃参加,这样的死忠真是让布莱克感觉到美慕。
至于雷克萨这边,沉默的猎手没有任何询问,便做好了再次出发的准备,他还把一卷兽皮制作的卷轴塞进了布莱克手里。
海盗打开一看,发现是用兽人文字书写的狩猎心得,应该是最近才完成的。
与君行
落款是莱欧洛克斯。
“我父亲托我将这东西交给你。 ”
雷克萨又拿出了那石化如宝石一样,可以控制戈隆巨兽的玛戈隆之心递给布莱克,说:
“永茂林地的十几头戈隆幼崽也在船上,它们的成长是个漫长的过程,也需要一个对比较平缓的环境,所以我建议你把它们送回艾泽拉斯去。”
“这件事让你的族人们做吧。”
布莱克说:
“把那些老弱顺便送回去,也能让战士们更放心的留在德拉诺战斗,就把他们送去黑石山或者贫瘠之地的牛头人城市里。
我会安排路线的。”
”嗯。”
雷克萨点了点头,他左右看了看,又低声说:
“我感觉到你的兽性有些暴躁,怎么回事?是和影月谷那边有关吗?“
“我要去救个人。”
布莱克没有向雷克萨隐瞒,他叹了口气,说:
”一个讨厌的,总喜欢给自己惹麻烦的女人…仔细算算,这是我第二次去救她了,嘁,这次一定要给她戴上狗链拴在我身边,不许她到处乱跑了!“
“懂了。”
兽人猎手笑了一声,拍了拍海盗的肩膀,说: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你都不问问行动细节吗?“
海盗翻着白眼说:
“这么鲁莽的跟我去,可能会死的。“
“你敢去,我就敢去。”
雷克萨耸了耸肩,以一种一本正经的语气说:
“在你还没活够的情况下,我不认为你会自寻死路,而且我现在急需砍几个恶魔,来发泄一下我心中兽性的躁动…
毕竞,看到自己的家乡被这么破坏蹂躏,我也很不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