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病案本討論-252.你別走展示

病案本
小說推薦病案本病案本
谢清呈被接应之后, 就立刻接受了紧急抢救手术,什么维系生命体征的机械都用上了。
这次战役牺牲了很多人。
但说来又是那么的可笑,有些该死的人却没有死。
脱离了脑控器的安东尼,以及岛上幸存的几位科研员被破梦者们俘虏了, 羁留在了飞机上一并带回, 秘密关押听候审讯。
巨舰已经不能使用了, 曼德拉爆/炸会对周围海域产生极大的影响, 所幸舰上的飞机数量足够, 也足以容纳所有人员乘坐返航。
郑敬风在上机安顿好谢清呈后, 擦了擦血和泪, 迅速找到了来接应他们的总队长卫二。
“东部E区实验室,我们打过来的时候发现一台仪器, 长款高在两米左右, 四个人才能勉强搬动。我在那台仪器上看到了很多标签,上面都是人名,段闻蒋丽萍黄志龙……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 甚至还看到了你我的名字。”
忙着指挥撤离的卫二一愣:“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 找人运回去吧,我很在意那台仪器到底是干什么的。”
郑敬风说完, 拍了拍卫二的肩,就强忍悲伤,忙着在这片混乱中去做自己能做的事了。
.
几分钟后。
最大的那艘战机上,破梦者医疗团队正在对谢清呈进行争夺分秒的救治。
谢清呈这几个月体内频繁注射过高浓度的rn-13, 这使得他在受到了那样强度的攻击之后,竟依然还有一些微弱的生命体征。医护团队封守了机舱休息室, 在不计代价地实施着抢救。
贺予进不去,他不懂医术, 进手术室只会让场面更加混乱。他就被安排坐在封闭舱外面。
在飞机冲入滚滚云层的那一刻,贺予转过血污未拭的脸庞,低下头,透过飞机的窗口,最后看了一眼那座孕育了一切罪恶与阴谋的曼德拉岛。
他们的人员集中在地下室,转移撤离的时间正好被压缩了,救援飞机已经全部升至了高空。曼德拉岛彻底沉入了黑暗之中,它就像海面上结出来的一颗死果,连一根火柴头的光源都不再有。
然而,就在贺予盯着它看的几秒钟过后,随着一声惊天裂地的巨响,曼德拉核心深处忽然冲出一道金红色的刺目华光。那光芒逼得人睁不开眼,而后它轰然爆裂,声震寰宇,在刹那间将周围的一切都卷入愤怒嘶吼的火海之中!
从高空俯瞰,这一瞬间的曼德拉岛竟如同黑色的果怒放了红色的罂粟花。如此丑恶的东西,却开出那样鲜艳壮烈的生命。
浓烟滚滚而上,溅起的水花足有千尺高,曼德拉周围的海域因为这场爆/炸而引发了海流倒涌,怒/贲的火与咆哮的水冲撞着彼此,撕碎着彼此,霎时间怒涛汹涌岛屿陷沉,祝融吐吸共工触山。火光与巨浪犹如两柄开天辟地的巨斧,爆溅着威力骇然的力量,不顾一切地向对方劈杀斩去。
随着曼德拉岛的下沉,海面开始出现了巨大的漩涡,仿佛沉睡了亿万年的水怪即将从汪洋深处破浪升天。这漩涡激荡的滔滔洪流声比五大湖交汇的瀑布更震耳,画面更为壮烈。那一瞬间,好像整个天地都要被吸入这个不断爆/炸着,凶悍燃烧着的巨大黑洞,文明仿佛都要葬送其中……
贺予把目光转开了。
他闭上眼睛,双手交叠着,指缘支撑在他的眉弓处。
这件事,对于离岛的所有战士而言,都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结局,每一架飞机上的人们都应该在为胜利而狂欢。
可是只有他们这一架上是死一般的寂静。
他很怕,怕他所爱的,他所恨的,他放不下的,放不下他的,都会随着这座岛的下沉,而彻底地划上了句点。他没有救回母亲,也害了谢清呈。
母亲是无法挽回的,那一瞬意识的觉醒,应是冰封解除之后,时隔二十三年的回光返照。他已内疚至极。
而谢清呈……
谢清呈更让他彻底崩溃。
谢清呈失去意识之前,曾因那一句替代品,伤到了心。但他还是和他说,希望他能够继续走下去。
他明白谢清呈是期待着自己回到正常的世界当中。
然而谢清呈不知道的是,对他而言,他其实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世界了。
谢清呈就是他那个没有任何人,任何幻象,能够替代的世界。
他从前并没有真的深爱过真正的谢雪,自然走得出来。
但他现在已经把全部的爱都交给谢清呈了。
谢清呈如果成了泉下骨,他不知道该怎么做阳上人。他不知该如何继续生活,更别说再爱上别人。
在这一刻,贺予明白自己是真的无所谓了,他无所谓谢清呈是不是只在乎他一个,是不是曾经为了正义而牺牲过自己,他以前好执着于这些,可是现在谢清呈就躺在那个大门紧闭的手术室里,他觉得这一切他都无所谓,他什么都不想再计较了。
在谢清呈浑身是血,哪怕已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愿向他动手,而是哽咽着说:“我替你解开”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想再管了。
谢清呈解开的不止是他的拘束带,不止是血蛊束缚。
他解开的是他心里的怨憎。
他无尽的痛苦。
重生之郡主威武 月色阑珊
他心里的结。
他想,只要这次谢清呈能活着,怎么样都好……
求求了……
只要谢清呈活着就好。
贺予的手颤抖着。
就算死亡将彼此分开
他拿出了他胸口的那一朵被谢清呈的鲜血染红的纸玫瑰,他亲吻它,像曾经亲吻谢清呈的唇,亲吻谢清呈的眼……
求求了,只要他活着就好。
直到飞机着陆,那扇舱门才打开了,可是带来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医生说谢清呈需要迅速转移到大医院内进行二次手术,现在完全就是在靠仪器吊着性命,情况丝毫不容乐观。
上帝像没有听到贺予的乞求似的,谢清呈被推进救护车的时候,贺予看到的是一张苍白得与尸体无异的脸。
他在那一瞬间,仿佛连站都站不住了。
“还有多大希望?”他听到有人在崩溃地问医生,“还有多大希望?!!”
那个声音太扭曲了。
直到郑敬风架住他,把他从医生身边拉开,他才觉察到原来拽着医生在失控询问的人竟是自己。
贺予好像没有什么知觉了,他感到自己的灵魂飘到了空中,随着那辆载着谢清呈的救护车,随着那旋转尖叫的鸣笛而往前驰去。
他的灵魂仿佛又成了十四岁那一天的少年,追着拖着行李箱将要远行的谢清呈哭着大喊出来:“谢清呈!你不要走……你留下来好不好?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谢医生……求求你,留下来陪我吧……求求你……”
“小贺……小贺?”
不知过了多久,耳中才模模糊糊有另一个人的声音钻进来。
贺予颤抖着,转过污脏的脸,用通红的眸,含着滚烫的泪,嘴唇嗫嚅着,看着自己面前的郑敬风。
谢清呈的情况太糟糕了,救护车里容不下除了急救人员意外的人,郑敬风是把毫无知觉的贺予拉进了警车,现在警车跟在救护车后面,一路要跟至医院去。
“小贺,你听我说。”郑敬风的精神状况也很糟糕,但他比贺予要理智一些,他咽了咽自己的唾沫,攥着贺予的手,好像要把温热和力量传给他,“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冷静,要克制住自己,现在情况已经这么乱了,你不能再发疯了,知道吗?谢清呈肯定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我们陪他去医院,你先冷静下来……”
他腾出一只手,不住地拍着贺予的后背:“冷静下来,孩子。”
“……”贺予把脸埋入自己的掌心,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在压抑了好久之后,他终于爆发出了撕心裂肺地哀嚎和恸哭,那声音是如此的扭曲,好像野兽受了重伤那样,“啊……啊啊啊!!”
“是我杀了他!叔,是我杀了他啊!!!”他痛苦地嘶嚎着,“是我亲手杀了他!!我把刀……我把刺刀捅进去的!是我!!!”
“是我和他说什么替代品……是我伤害了他……是我杀了他……!他到最后……他到最后只以为我把他一个替代品!!他该有多难过啊……!所以他才放下了枪……是我害了他……是我伤了他!是我亲手杀了他啊!!”
灭运图录 爱潜水的乌贼
郑敬风一把按住他,眼眶也红了:“你那时候不清醒!明白吗?!他只是想救你!!他想救你也想救我!!他想要救我们!”
贺予抬起头,涕泗纵横泪流满面,他木僵地凝望着郑敬风,就在郑敬风以为他被说动了的时候,贺予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沙哑地说了一句极轻的话。
“那他呢……”
“……”
“谁来救他……”
“……”
“谁来救他啊!!!他为什么从来也不想一想自己!!他为什么从来只想着别人不想自己!!!谁来救救他啊……谁来救救他!!!”
郑敬风再也忍不住了,他将声嘶力竭的贺予紧紧抱进怀里,像一个父亲在安慰孩子,像一个幸存者在安慰另一个幸存者。
“他从小就是这样的……你不知道……他小时候……他就一直想当一个警察,他说觉得制服很帅,但是我知道他是想做一个能帮助到别人的好人……他天性善良,无论给他多少次机会,他都会这样选择……小贺,你对他而言也太重要……他不可能放下你不管……你要好好地,明白吗?你要好好地等他出来……”
贺予哭得已经喘不过气来了,他望着窗外,天上流云汹涌,他在哽咽不成声间,忽然想到了谢清呈最后拥抱着他的时候说的那些字句。
谢清呈说——
“我失去过很多东西,放弃过很多东西,但是……我不想放弃你……我从来也没有放弃过你……”
他想起谢清呈说话时,纱布下淌落的血泪——
“你别再想起我曾经对你的那些不好听的话……不要再记得我盼着你去死……尤其是……不要再记得……我在海战时骗了你……好吗?”
“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我那时候真的不是故意的……”
贺予陡然间福至心灵,他攥住郑敬风的手,他近乎是慌乱地,预感天地将崩,他问:“郑叔……”
“怎么了?”郑敬风直起身子,擦了擦浑浊的泪。
不可思议的游戏 玄武开传
“你、你可以和我说一说三年前的广州海战吗?沪州指挥部的事……总指挥他们以前因为这已经是机密档案,什么都不肯和我说……求求你了……你告诉我,那一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谢哥说他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他说他不是故意想骗我的?你告诉我,好不好?”
贺予瞪大眼睛望着他,那双眼睛是那么的绝望又带着一丝希望。
郑敬风还真的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他从来都是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甚至可谓墨守成规的警官,这是A级机密档案,可是……
可是这一次,他看着面前那个青年的眼。
他想起曼德拉岛上泯灭人性的事。
他忽然不想管什么规矩不规矩了,有的时候,在一些事情前面,规矩是可以打破的。
人的生命,人的尊严,事情的真相,比什么都要重要。
腐朽之地
哪怕被问责,一把年纪了被处分甚至被开除。他也不想在意了。
郑敬风紧抿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嘶哑地开了口。
“好……”
他说。
“你平静下来,我慢慢地,把档案里记载的那一天的经过,都告诉你。”
……
这场对话用不了太久,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胡厅长因为案件做了一些牺牲,拿谢清呈的手机给贺予发了消息。
谢清呈那天去警局配合他们,也根本不是什么选择了陈慢而放弃了贺予,他正是因为相信贺予,想保护贺予,才会前往警局,想要阻止贺予犯下什么过错。
郑敬风讲完了。
警车内一片寂静。
贺予已经不再哭了。
他把头抵在冰凉的玻璃窗上,苍白着脸,麻木地看着警车外沪州的天。
很久很久之后……他仍是嘴唇无声嗫嚅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是暗的。
天好暗……
一颗星也没有。
他闭上眼睛,最后一滴热泪顺着他的面颊无声地滚落。
谢清呈。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气你的……如果我不气你……如果我能够相信你一次,如果我能早一点把一切都告诉你……
你是不是就会把这一切都告诉我了呢?
谢清呈……
哥。
我把我们的小火龙粘好了。
你看到过吗?
我没有真的恨你……我永远也学不会真的恨你……
你看到它了吗……
你看到我的心了吗?
我永远也恨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