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 百里潮生-第一百三十五章 路遇毒蛇看書

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
小說推薦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
“这边路太滑了,杂草又多,你跟紧点我。”薛阳叮嘱,身后却没声响,他回头去看,就见李沐芷脸色铁青地站着,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薛阳大觉不妙,正要动,李沐芷出声阻止:“别过来,我脚下有蛇。”
她的声音抖到破音。
薛阳视线立马移到她脚踝处,瞬间脸色大变,李沐芷本就紧绷,一见他这副模样,登时要抬脚,薛阳急急喝道:“别动,别动!”
李沐芷闭上了眼睛,浑身发抖。
薛阳双目紧紧盯住盘踞在她脚踝处的细蛇,慢慢摸向后腰处的长剑剑柄,极为缓慢地抽出来。
不待完全拔剑,蛇绕了半天却没继续往上爬,而是爬走了。
“蛇走了,可以动了。”薛阳出声。
李沐芷不信:“真的?”
“真的,你可以看一下。”
李沐芷慢慢低头,发现脚上已经空无一物,松了口气,双腿发软,眼看站立不住。
“薛公子,我能,扶一下你吗?”李沐芷看向他,试图挪动双脚,却发现不听使唤,无奈之下求助于薛阳,虽然不好意思,还是问了出来。
薛阳多看她一眼,明白了怎么回事。
伸出左手手臂至她眼前。
李沐芷搭在他手腕处,深吸一口气才抬脚走了一步,心有余悸,不敢往别处去,只好往薛阳所站的位置去,但又觉得不妥,便停在他身前小半步,薛阳望着她,李沐芷不得已解释道:“我……有点,害怕。”
她说得别扭,薛阳却笑了:“你跟紧我。”
李沐芷动了下脚,仍觉不怎么灵活,满是歉意道:“是我没用,被一条蛇吓破了胆。”
薛阳觉得蛇这种东西,除非捕蛇者,剩下的谁人看了不瘆得慌,尤其她一个女子,害怕再是寻常不过,何用一个劲抱歉自责。
但他不擅宽慰旁人,只道:“兴许这些蛇不咬人,你没看刚才那条蛇盘旋了下最后走了吗?”
经他这句话提醒,李沐芷才回神,她低头从腰间解下一个囊袋:“这是朱泮洋给我的药包,说是夏天能防蚊蝇虫蚁,想来对蛇也有效用。”
薛阳正看着,听到朱泮洋的名字,视线一顿,站直了身子,淡淡‘嗯’了一声。
“此处不宜久留,咱们快点过去吧。”薛阳提醒道。
李沐芷无比赞同,待要走,又心惊胆战,捏紧了薛阳的衣袖,小声央求:“劳烦薛公子,能让我抓着你衣袖走吗?”
薛阳忍不住再看她一眼,一直以来的李沐芷都冷静沉稳,难得也有这般弱小无助的模样,新奇地盯着她,李沐芷却理解错了,以为他不愿意,手当即就收了回去。
薛阳往前再一递:“抓着吧。”
李沐芷看着他,薛阳一笑:“怎么了?你不怕蛇吗?”
李沐芷也不装清高,立马扯住他衣袖。
反正她也不是要同薛阳怎样,只图有人一道心里踏实。
继续往前走。
李沐芷留意到薛阳的佩剑已出鞘,他握在右手中,警惕地四下望着,还时不时回头看她两眼。
身边沙沙的声音此起彼伏,李沐芷吓得周身发紧,将腰间的药包往下扯了扯,希望不要再经历刚才的景况。
薛阳骤然停下脚步,低头看去,李沐芷心提到了嗓子眼,竟不能开口问,生怕是有蛇缠住了他的脚。
好在只是一根藤蔓,薛阳抬脚踢了踢,没当回事。
没走两步,李沐芷感觉脚被一根软软的长条挡住,她大惊失色,手立时狠狠攥住薛阳,下手太快,都抠到了他的皮肉。
薛阳斯哈一声,回头去瞧,李沐芷已经不敢动了,声音打颤:“我脚上,是不是,又……”
薛阳迅速低头去看,见也是一株藤蔓,什么也没说,右手上前,剑尖飞速挑断,对她说:“不是蛇,走吧。”
李沐芷自始至终没低头看,点点头,赶紧跟上。
眼看快要到尽头,薛阳突然在脚边挥舞着长剑,停下来的时候,李沐芷看得分明,剑身上沾着血迹。
她知道,薛阳定是斩了蛇。
无数的惊怖塞在喉咙里,她想大喊大叫,蹦跳着离开这个破地方,却什么都没做,只是浑身僵直定在原地。
薛阳往前一走,袖子被她带得往后一下,他回头来看,李沐芷站在原地,面如土色,神情难看至极。
“没事,蛇已经被我砍成好几段了,再没法兴风作浪。”薛阳解说道。
李沐芷怔愣着点点头。
薛阳一下子被她逗笑了:“旁的人受惊吓都是尖叫嘶吼,或是乱蹦乱跳,倒是你,一声不吭,也不动,跟个小哑巴似的。”
李沐芷无心说笑,只垂了垂眼帘算作回应。
薛阳转过身去,继续偷笑。
终于趟过那片丛集,李沐芷松了一口气,松开他的袖子,往旁边的树上靠着,腿软得再难站立。
薛阳挽了个剑花,将剑收鞘。
回身见她这般,便道:“咱们歇会儿再赶路。”
哪知李沐芷双手按着膝盖,借力站起身,甩甩发麻的胳膊:“不必,咱们走吧。”
薛阳看向她:“这里又没旁人,你何必逞强?一个女子这般别扭,受罪的不还是你自己吗?”
李沐芷望着他,眨了眨眼,只当没听见,又说一遍:“走吧。”
转过身去,朝着最高的山峰赶去。
薛阳跟了上来。
她撇了撇嘴:你不就是个旁人吗?我在你面前又哭又闹的,说得着吗?你要是我父亲我早抱着你胳膊哭了。
久嵐 小說
薛阳歪头瞅她,一看她那个脸色,就知道她此时心里在打着小九九,只是不肯同自己讲。
虽然过了最难走的那段,剩下的路依旧不容易。
饶是李沐芷小心再小心,还是摔了两个跟头。
薛阳拿剑撑着,只一次脚滑,摇晃了两下,再没摔倒,见李沐芷总摔,干脆拉住她的衣袖,在她打滑的时候扯一把,李沐芷知他好意,并不矫情,怕自己连累他也栽跟头,脚下更加慎重,几乎每走一步都要低头看。
薛阳觉得她小题大做,信不过自己,出声道:“放心吧,我能扯得住你。”
李沐芷头也不回,说道:“我是不愿拖累你摔,沾得浑身都是泥。”
也不看薛阳什么反应,继续紧张兮兮地走脚下的每一步。
薛阳及时救了她两回,李沐芷趁他不注意,悄悄活动下胳膊,因他拽得突然,力又很大,手肘和手腕处犯疼。
好容易到了鹰嘴峰最高的一处山峰底下,李沐芷抬头看了看地形,皱起眉头。
薛阳四下扫量,心下凉凉。
“这种地形,也难怪没人愿意上山了。”
李沐芷不出声,薛阳看了她两眼,不禁有些后悔,不该冲动地跟过来,山峰如此陡峭,四处滑腻,只一边通着底下,剩下的三面全是悬崖,一着不慎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但要是不来,依照她那个蔫倔蔫倔的脾性,恐怕是不肯后退,自己去冒险的。
薛阳心里还是胡思乱想,李沐芷已经回过头来,郑重拜托道:“这里我上不去,你功夫高,身手好,应当是能上的去,若是你愿意,能否劳烦你帮忙采摘?”
薛阳盯着她,干脆地笑出声,带着些许讽刺:“你倒是能屈能伸,这个时候又不在乎面子了?”
李沐芷毫不迟疑答道:“面子算什么,事才最重要。”
默了默,见薛阳神色有异,立马追加说了一句:“事成之后,若是有何事我能做到,薛公子但说无妨。”
薛阳将她军:“你能帮我什么?”
李沐芷面不改色:“例如,事关金缕衫。”
薛阳神情一凛,探究的眼神看过去。
李沐芷不退不闪,迎着他的打量。
妄想around
“好,我帮你。”薛阳痛快答应道。
李沐芷跟在他身后,忙手忙脚登了顶。
薛阳头将衣摆挽起,塞到腰封里,一抬头,李沐芷递过一根半个手腕粗细的麻绳,薛阳接过。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漱夢實
“系在腰上,我将绳子这头系在树干上,以防万一。”李沐芷说罢就走到树旁,将绳子缠了好几圈,打了两个死结。
薛阳扥了扥,绳子系得很结实。
一转身,李沐芷说道:“当心。”
薛阳回看,李沐芷抿起嘴,神情变得极为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