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 txt-第240章 鑼鼓展示

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
小說推薦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满级玄学大佬在八零修道观
在听说了玄素九他们就是要来老戏台打探情况,小马显然对此很感兴趣。
“我有那戏院大门的钥匙啊。”小马说。
玄素九很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不错!
是个有用的人。
小马的同事满怀羡慕,看着小马跟玄素九他们两个走了。
谢承烨不大理解。
“你们那些同事这么愿意参与这些事情吗?”他问。
“现在还有啥事好干的?咱这小地方,没啥娱乐。”小马抱怨。
他们就是一个小镇子,所在的省市也并不像南边发展很快的地方。
到现在镇上连个电影院都没有,他们有什么可玩的?
对小马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平时日子过得还是很无聊。
他现在每天晚上巡逻,主要负责戏院这边。
鉴于这前发生过几回,有人莫名其妙出现在戏院中。
所以钥匙就交到了小马的手里。
他之前还真想过,要是有人真钻进戏院里,他还看看热闹呢。
到了戏院门前,小马掏钥匙,打开了院门。
玄素九看了一下,那个戏院的外围是石头砌成的墙,墙体很高,看得出有年头了。
但是她就觉得这些砖怎么有点怪异?
她不由伸手,轻轻摸了两下。
“哎呀,这院里到处是荒草,以前还没这样呢。”
小马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感慨。
回头正想招呼玄素九他们进来,却见她正在门边,用手摸着大门边的石墙。
“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啊?”
小马立刻过来,跟她一起查看。
反正他是看不出来这面墙有什么不对劲儿。
“你们看看这砖,不觉得奇怪吗?”玄素九说。
谢承烨上手也摸了一下。
每一块砖都有不同程度的风化。
“这都是旧砖,你看,这门两面的砖,都是不一样的。”
谢承烨拿着手电筒照着,看得非常仔细。
“哦,这个院子是五六年之前才围起来的,当时应该就是找了些旧砖。”小马了解情况。
这个戏台,本来就是建在街上的。
是在一处老宅的外头。
姊姊: 蓮
这老宅早在三四十年前就没有人住了。
现在除了上点年纪的人,都不大知道这座宅院的来历。
小马是全家都是镇上人,住的离这里也不远,他还是清楚一些的。
“这个地方是和平镇上大姓柳姓人家里的宗祠。”
在古时候,和平镇这个地方原本叫柳镇。
这里最多的人家就是柳姓人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大宗族。
当时柳家人是靠漕运发的家。
小马曾经听自己的太爷爷讲过小时候的事情,老人家说,当时镇上那些见的最漂亮的屋子,基本上都是柳家自己的房产。
“到现在咱们镇上还有好几处都是当年柳家的屋子,包括这个戏台子,听说也是柳家捐了钱。”
后来战火纷飞,在这片大地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是不受影响的乐土。
柳家也渐渐败落,族人四散。
如今还留在镇上的,也不过三五户人,早已经不再回忆自家当年的荣光。
现在镇上仅存的几处老宅大院,都在那十年里被收归镇上所有。
这些年也没有柳家人提出异议。
几年前,镇上将柳家宗祠这里改成了一个戏院。
在这里开展了些百姓的娱乐活动。
当时考虑到戏台子还能有点用处,镇上安排人来把原本戏台后头的围墙拆了一段。
然后扩大了面积,连整个老戏台都给圈在了墙里面。
当时搞这个工程的时候,镇上直接雇了住在周边的人来干活。
至于砌墙的这些原材料都是镇上负责这个工程的人统一给拉来的。
据说是当时拨款拨的不多,于是就找了些旧砖来砌墙。
没办法,为了省钱啊!
至于这些旧砖是从什么地方拆下来的,小马也不知道。
“那个时候,镇上有好几处地方,都在拆旧房子建新房,我想这可能是从哪个旧院子拆下来的砖吧?”小马猜测。
“这是墓砖,这是挖了谁家的祖坟吧?”玄素九又问。
大半夜的说什么祖坟?!
小马不由又想起了之前在所里遇到的恐怖经历。
“你先别管这墙砖了!门我都给你打开了,你快进去看看呀。”小马催促道。
“你想我看到什么啊?”玄素九笑了一下。
“虽然我不知道,不过你能看到的东西肯定跟我们能看到的东西不一样吧?”
小马说着又抻头往院子里面看了一圈。
围在戏台子旁边的杂草已经老高了。
这个时候夜风一吹草叶沙沙响。
在杂草之中还有一些古怪的虫鸣声。
在这样一个被各种古怪传闻笼罩,的地方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阴森恐怖。
玄素九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带着他们三个人一起走进了那座院子。
在戏台子前面还摆了一些长条板凳。
应该是之前露天看戏的时候,给来看戏的老百姓们留下的座位。
现在来看这些板凳上都落着厚厚的一层灰,很明显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从上次镇里面有人在这儿被迷了,这个戏台子就再也没有用过。”
“这也不是修了个戏院吗?怎么我也没有听说过镇上唱什么戏?”谢承烨问道。
“当时就这么说说,只是修了这个院子里面的房子又没修。曾经有县里文工团的,想来演出一看房子里面的情况,人家就走了。”
这种普普通通当宗祠用的房子,除了比一般的民房稍微宽敞一些,根本就没有演出的条件。
当时县文工团来演出的时候正好是冬天,露天演出太冷,人家不愿意受这个罪。
好不容易要修一处戏院,结果又是依附半途而废的架势。
站上的老百姓对这件事情心里还是很有意见的。
“以前没有建这个院子之前,还有街道上学校里或者是单位,组织点人表演一下什么的,能用用这个戏台。现在门一锁,谁还能进来呀?”
小马有些感慨。
反而是修过这个戏院之后,这个戏台的使用率越来越低。
就这么荒着,那可不是只等着出怪事吗?
正说话间突然一阵风来,背后的大门被刮上了。
接着,戏台子的方向传来一阵锣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