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醜妃和離後,清冷戰神他竟軟飯硬吃 漾秋-第三十三章 通緝令畫像上的人竟是她自己看書

醜妃和離後,清冷戰神他竟軟飯硬吃
小說推薦醜妃和離後,清冷戰神他竟軟飯硬吃丑妃和离后,清冷战神他竟软饭硬吃
很多时候,说书人讲述的故事并不完全是虚构的,王侯将相、佳人才子,很多故事都是从现实的传言中改编出来的。
但他此刻说的故事,便是姜清漪和那李宝得的故事。
姜清漪耐下性子,仔细听着说书人的讲述,却发现他的讲述事无巨细,像是他亲身经历过似的。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从说书人的嘴里抛了出来,让姜清漪的心中陡然生出了几分危机感。她垂下眸子,细细思索,到底会是谁见证了这一切,又将故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说书人。
这人的目的又是为何呢?
“谁知那人给他的药,还真就治好了他的肾虚,此后这纨绔更加变本加厉,夜夜笙歌,突然——便中风在了床上。”说书人捋了捋胡须,玩味的顿了顿。
“有人说那神医是个邪神,纨绔与他见了一面后,日日在府中烧香拜佛,又有人说他就是个妖物,用药吸光了纨绔的精气,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书人看了观众一眼,停顿了一会儿,任由他们自由想象。
神醫廢材妃 小說
赘婿神王 小说
果然,茶楼里开始议论纷纷:“什么邪神,照我看来他不过就是一个江湖骗子,那纨绔吃了假药又被狐媚子勾了去,才在床上中了风!”
想要成为影之实力者—沙雕小剧场
“好好的一个贵族子弟,明明前途无量,却被不守妇道的女人所害,大好的后半辈子就被交代在了床上!”
“我看那江湖骗子也是狐狸精变的。女人,素来最会做些小动作,勾引男人了!”
“诶,兄台。你这话倒是让我想到了我乡下的那个母老虎,在床上她可是十足十的不解风情,等我考取功名,就回去把她休了,连着那蠢货生的孩子我都不想要。”
姜清漪听了,咬着牙转过头看着那个正在讲话的男子,眯了眯眸。
他身上穿的朴素,衣服却是崭新的,而抬起衣袖时,却能看见寝衣里打着补丁,应该是临行前妻子特意为他缝制的。
姜清漪刚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她想开口,就听见她面前的那个文弱书生已然开口讲话。
“郑世贤,若是我没有记错,你在乡下还有一对耄耋父母和一双不足五岁的儿女吧?”他视线缓缓扫过众人,朗朗开口。
“那我想问你,你进京赶考的底气又在哪里?是靠你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身体,还是靠你满是肮脏的脑子?你身上这身还算是整洁的衣袍,是你的妻子为人浆洗衣物而换来的吧?”
大家同时进京赶考的学子,又是住在同一个客栈里,对彼此的家庭环境都略微有些了解。
而这个郑世贤则是娶了城里商户的女儿,商户不同意,那女儿便与商户断绝了关系,和他私奔回了乡里。
她白日里背着孩子为人浆洗衣物,夜里缝制衣裳只为了拿出去换钱供他赶考,平日里她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两个公婆。
“林纾,你是什么意思?”郑世贤听见林纾提起了他的妻子,就像是提起了他见不得人的丑事,暴怒的像一头狮子。
“我的意思是,你的妻子在乡下照顾公婆孩子,浆洗衣物为你换来盘缠,是让你在此处胡言乱语,是让你考取功名回去休妻的吗?”
姜清漪诧异的抬起头看着他,林纾在众人的指责的视线中,却是不急不慢的开口,他镇定自若又侃侃而谈的样子,让人感觉他身处的地方不是在茶楼,而是在朝堂。
“读书是为了知礼、明礼、守礼,是为了知廉耻,明是非,懂荣辱,辨善恶。世贤兄,你此刻在干什么?”
郑世贤听了他的话,脸上有的是愤恨难当,他不是知错,而是因为林纾在众人面前揭了他的伤疤,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郑世贤眼神阴鸷的盯着林纾那张清隽的脸,心里却生出了阴毒的计谋。
姜清漪没有想到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古代,居然会有人为女子说话,为女子打抱不平。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漱夢實
其他人的反应才更像是这个古代的真是写照,无论男子犯了什么错误,都会将罪过怪在女子的身上,就像是刚刚那样。
“对对对,林兄不愧是解元,说出来的话让诸位兄弟十分信服!”同客栈的人看出了郑世贤的难堪,便想打着圆场过去了。
“嫂子与故事里不守妇道的女人可不同,只有那些女人才是真的该死!”又有人劝道。
姜清漪听闻,面前却浮起那日李宝得身前那个无助的女子,她在强权之下那灰白的脸和黯淡的眼眸,像她这种人,真的该死吗?
“故事里的纨绔强抢民女、无恶不作。那纨绔中风,却是罪有应得,你们同情他,却觉得被抢占了清白的女子不守妇道、该死?”姜清漪对这个是非颠倒的世间忽的有些失望。
“若不是她打扮的太暴露,纨绔会看得上她吗?他是贵族子弟,怎么样的女子没见过,会看上一个打扮土气的农家女?这不就是农家女的蓄意勾引?”郑世贤阴沉着脸问。
“若是兄台你现在出了茶楼,被一个壮汉强暴,是该怪你寝衣的补丁绣的太过妖艳,还是该怪你出门时步子迈的太大,看起来不守男德?”姜清漪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她的话引起了茶楼的一阵哄堂大笑,姜清漪没去管郑世贤的脸色,而是默默的走出了门。
街道的喧嚣声清清楚楚的传入她的耳畔,一种空洞游离感缓缓升起,填满了她的心胸。
她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带有着她从前从未感受过的疲惫感,不仅为了这说书人背后藏着的阴谋,也是为了这过度男尊女卑的社会。
女子在他们的眼中犹如玩物。生来便是带有着原罪的。
她抬头看着街道林立的贞节牌坊,突然感到迷惘。
她到底应该如何做,才能去改变这个社会?
姜清漪路过那日与李宝得相遇的街角,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面摊,那穿着白汗衫的大叔,正端着冒着白烟的汤面送去给顾客。
他身后的墙角处贴着一副泛黄的画像,上面还用朱色的笔画了一个大大的圈,那是一张通缉令。
身边偶有装戴整齐的士兵路过,举着画像盘问那大叔,“你是否见过这个人?”
大叔小心翼翼的看了士兵一眼,咽了咽口水,最后摇了摇头。
姜清漪朝着那画像望去,却发现那画像上画着的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