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我是守界人 起點-第一三九章 師爺在上展示

我是守界人
小說推薦我是守界人我是守界人
“你们这就不陪我玩了?我才刚玩的兴起,没意思,真没意思……”
计道人看看徐远之,再扭头看看我,摇着头说了一连串的没意思,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原来我猜的都是对的!
徐远之站了起来,我也翻身忍着痛爬了起来,并肩站在他身边。
我俩就是两个大傻逼,什么本事没有,头脑一热就草率地决定来杀人,人家这一天,就拿着我俩当猴耍了。
计道人看着徐远之缓缓开口:“你也是个道门中人,为什么想要杀我?”
徐远之这货眼珠子滴溜乱转,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鬼主意。
然而,惊掉我下巴的是,他竟然干出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
只见得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地冲着计道人磕了三个响头,大声说道:“师爷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我傻了眼,暗骂一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难道为了活命,这就乖乖地认这师门叛徒为师爷了?还不知道你这便宜师爷认不认你呢!
计道人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愣了一下,不过到底是人老成精,转瞬便恢复了神色,饶有兴致地看着徐远之问道:“你可知道我师承何处?缘何叫我师爷?”
徐远之拱手道:“吴良辅是我的祖师爷,我是他第四代徒孙徐远之。”
“师父!”
计道人听到吴良辅这个名字,蹙起眉头,轻喊一声,早已没有了先前那般风轻云淡。
继而他又长叹一声:“唉!师父果然临终都不肯原谅我,他的徒子徒孙对我世代追杀。”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中一凉,心道:计道人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徐远之这点小心思在他心中自然是一目了然。他既然叛出师门,又怎么会念及同门之谊。
我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不知道接下来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
计道人似乎陷入了回忆,默默低头沉思了半天,又看着我,问徐远之:“这小子是你徒弟?”
徐远之想都没想,干净脆生的回答道:“正是。”
徐远之的话让计道人很失望,摇头叹道:“可惜了,可惜了这件至纯至阳的宝贝啊!”
我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我一直以为那件宝贝在我身上隐藏得严严实实的,怎么又被他给看出来了?
可惜了又是什么意思?
他不会对我不利吧?
徐远之听了计道人的话,脸上的颜色连续变了好几遍,不知所以地看着计道人,不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计道人皱着眉头又看了我和徐远之一眼,又重重得叹了一口气,说道:“竟然是我门弟子,唉!”
我不知道他是因何唉声叹气,但听到“我门弟子”几个字,瞬间放松下来,这说明他心中还是有师门的,虽然他做了对不起师门的事,却仍然没把自己当外人,如此看来我们还有救。
月阳之涯 小说
至尊神魔
长吁短叹了一番,计道人终于恢复了先前的神情,淡淡一笑,开口说道:“既然这样,那今天的事我便不与你们计较了。”
这是这半个月以来,我听到的最让我高兴的话了,心中不由大喜,徐远之也一骨碌爬了起来,连鞠躬带作揖的谢谢他师爷爷。
计道人抬手挡了一下,说道:“先别高兴得太早。”
说罢,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以极快的身形飘到了洞外,不知干什么去了。
我捅了徐远之一胳膊肘,问:“你咋也被抓来了?”
徐远之垂头丧气道:“别提了,我们几个原本在后面跟着你俩,可走了一段之后,你俩竟然眼睁睁地消失了。灰爷说有阵法,可我跟它研究了一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你一天没出去,我心里着急,便在外面等着,不想没等到你,反倒被他抓了进来。”
我白了徐远之一眼:“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看你这师爷的身手,我们能是他的对手?他刚说不让咱们高兴得太早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只要他不要咱俩的命就行了呗,人啊,要知足。”徐远之心不在焉的回了我一句,眼神在洞里四处乱瞟起来,过了一会,他又说道,“长生,你发现了没?这洞里有古怪啊。”
九把刀 小說
“你说的是这些青烟和香火气息?”
“对啊,他这连个香炉都没有,香火又是从哪来的?”
我摇摇头:“我也纳闷呢,这烟雾缭绕的,都一整天了,要不你问问他,反正他是你师……”
“那是众生对我的香火供奉。”
我跟徐远之正说着这事,身后突然传来了计道人的声音。
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他竟然已经回来了,怀里还抱着一大捆拇指粗细的新鲜树枝。
我跟徐远之面面相觑,香火这玩意是供奉鬼神的。而计道人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烛光下拖着一道长长的影子,绝对是一个大活人。
他一个大活人,又怎么可能享受香火供奉?
计道人看透了我俩的疑惑,解释道:“世间修炼法门万万千千,而我修行的便是‘积人之信仰,食人之供奉,取人之精神,奉神明仙望’,并以此得以长生。”
他这话让我跟徐远之一阵唏嘘,徐远之问道:“这就是你让世人不拜神佛,而拜你的原因?众人自你这里取的神像,和你早上分发给大家的黄符,以及你让众人为你传名,都是为了积人的信仰,跟香火的供奉?”
计道人盯着徐远之,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点头道:“你小子聪明的很,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玄妙,孺子可教。”
徐远之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被他称作小子,听上去有些怪异,好在这货脸皮厚得很,只是摸了摸鼻子便算揭过。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只听得他又问道:“那你杀人挖心,将小鬼寄养在神像上,就是为了使神像看起来很灵验?以此取得人们对你的信崇?”
我暗道不好,这兴师问罪的话,你怎么就轻易说出来了。
他的身手刚才我们都看到了,想弄死咱俩还不跟捻死两只蚂蚁一样?
这夯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