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高洪水-第68章 商議(8)展示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小說推薦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浩淼大陆之万年太岁王
众人听得“咳咳”声,见三长老姜中行再次喝完茶水了,大厅里声音又渐无。
“嗯!诸位,此番药材、药草、丹药又暴涨,就连现钱兑换元灵结晶的比例也暴涨了,原先呢,一个银币兑换一颗元灵珠,一百个银币兑换一百颗元灵珠。现在呢,已经是一百三十个银币兑换一百颗元灵珠了!这价格暴涨,在座诸位都是大发一笔横财啊!
现在,南长城守军要我们交人,你们愿意交吗?我想没有一个人是愿意交的,其实呢,他们也知道我们不会交人,只要我们拿出点钱粮、草料、车船就行了。不过,这现钱大家伙手上没有多少了,这粮食更是没有多少了!
二河镇四周不是山就是水,要么就是灌木林,要么就是原始森林,适合耕种的地方不多,粮食尚不能自给自足,只能从火城、水城、滨海城等地进口。如今水路已被金舞忌设卡拦截,所有的船只都被拦住了,无法到达二河镇。因而,在战事结束前,我们将无粮可吃,只能顿顿吃肉!
草料更不用说了,我们自己的牛马驴羊,尚不够吃,怎么给他们?若是给了他们,我们的牛马驴羊吃什么?我们的兽车该怎么办?
车船已经给了他们一部分了,再给他们我们就没法活了。这些车船生产制造耗时长,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造好的。
此前,我已通过法螺,将当前的情况上报给了三位掌门。掌门商议后,回话说,一定要召集大家一起商议,尽量维持二河镇的安宁,不强迫普通百姓纳粮纳税。各位大户人家,要积极主动的承担责任履行义务,如有不愿意纳粮纳税的,请他离开二河镇,离开狩猎人营地,离开南域森林!
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惧损,我们应该团结一心,同仇敌忾。他们双方大战在所难免,我们却要跟着倒霉。他们知道我们的钱粮、草料、车、船有限,现在都给不了,就是逼我们要么出人,要么把元灵结晶、药材、药草、丹药交出来,你们愿意交哪一样?你们一样都不愿意交吧?
你们先商议一下,这次的募捐摊派,我们要不要接受,我看看大伙是怎么想的。”
“你接受吗?”
“接受。”
“我不接受。”
“为啥不接受?”
“干嘛接受?我们应该和金舞忌一起,前后夹击南长城守军。事成之后,让金舞忌把南长城天险交由我们二河镇接管。”
“你想的美!这长城修了几十年,耗尽前武朝国库,如此兵家要地,金舞忌这个老王八能交给我们接管?”
“金舞忌奸诈狡猾,心狠手辣,擅长换脸术……哎呀,你不会被金舞忌换脸了吧?你是不是本来的你?”
“你瞎说啥,你我相识二十余年,你的破事我都知道。你前两天半夜翻墙去胡寡妇家……唔唔唔,呸!你捂我嘴干嘛?”
“你小声点啊,你想害死我啊,她娘舅在那边呢!”
“谁让你诬蔑我被金舞忌换脸了?他要换也得找那些达官贵人换吧?”
“这换脸术也不是逮着一个人,拿来就换,也是要看情况的……”
“刘东强老弟,你这么懂换脸术,难道你被换过了?”
“哈哈,那倒没有,只是听手下人说过。”
今夜拥抱下流的你
“金舞忌敢换你那张脸吗?上次你在江氏艺坊跟那个大嘴巴舞者瞎闹,闹的南域诸城,谁人不知,何人不晓啊!你这识别度太高了……”
“哎?我去南域森林,打宝一段时间,回来倒没有听过此事,你说我听听……”
“你们这帮混蛋!”刘东强怒道,“能不能做点正事?老惦记别人的风流韵事,给你个机会,你们也是如此!”当下站起来喊道,“我东强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绝品透视 小妖
“莫氏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郑氏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王氏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张氏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李氏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陈氏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高正风商行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焚山焚门以三长老马首是瞻。”
数十位代表纷纷喊出“以三长老马首是瞻”,三长老姜中行将手中的茶盏放于茶几上,满意的站起来,大厅里声音渐无。
“哈哈!既然大家都以我炎金门马首是瞻,那我炎金门当仁不让的替大家做主了。”他摸摸胡子道,“为了二河镇的繁荣安宁,炎金门决定接受这次的募捐摊派。”
众人心道:“绕了半天,还不是接受了,还不如上次爽快,直接叫众人掏钱完事。”
“我知道大家都在想,直接让大伙掏钱不就结了,何必讲这么多话,绕这么多圈子。有些人,你跟他直接说,他明白的很,不会不出钱,有些人,却闹不明白或者故意装作不明白,跟你瞎较劲。比如上次募捐,在座的诸位中有不少人,当时答应好好的,过后却退避三舍,所欠钱粮,还不是我炎金门给垫上了?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不能不讲道义不讲良心。我看那刘东强老弟的三讲四美五热爱,有些人真该好好学习!这次再有人跟我玩虚的,我亲自带上十位长老百名护卫,请他离开二河镇,离开狩猎人营地,离开南域森林!
这次募捐,数量有点多,难度有点大,时间有点紧,大家要严肃以待,争取三天内完成!”
“三天啊?!这时间太短了,我那些药草、药材、丹药还没出手啊!”
“是啊是啊,我家的钱都压在货上了,这时间也太紧急了!”
“没错!前脚刚交过钱,还没过两天,又要交钱,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没有现钱,要缴纳元灵结晶,我舍不得啊!”
“就是缴纳药草、药材、丹药我也舍不得啊!”
“对对,元灵结晶、药草、药材都是咱们修真者的必备之物,金银钱财倒不是必须。”
“眼下却是必须啊!”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去姜家银楼借高利贷吧?”
“糟了,我看他们就是想我们去借高利贷呢!”
“要是这样,这炎金门姜家真是坏透了!”
妖龙古帝
“心不毒不能治国,心不坏肯定缺爱!”红袍大肚刘道。
“会说话就多说点,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说出来笑死人,一听就知道你头脑不好!”二猪头老潘道。
“你这老壳子!”
“你这脑残!老混蛋!”
“走,出去打一架!”
“走走走,谁怕谁啊!”
“算了算了!”
“打啊打啊!”